欢迎访问山东杏鑫板材有限公司网站!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jxjinxinyinwu.com 0543-6981812


技术设备

当前位置 : 首页 > 技术设备 > 企业形象

《杏鑫》电解铝:“天花板”下的版图重构

点击: 51  编辑:杏鑫 时间:2020-01-09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对电解铝行业进行了新一轮的宏观调控。以《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为标志,国家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政策,特别是《关于印发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发产业【2017】656号文件,简称“656号文”)和《关于印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5】127号文件,简称“127号文”)这两个文件的落实,电解铝无序扩张的乱象得到根本治理。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国家部委以及相关省(自治区)政治站位高、执行政策坚决,违法违规产能和没有置换指标的产能“冒头就打”,而且产能置换是等量置换或减量置换,总之电解铝产能只减不增——多项政策的综合效应,促成了电解铝总产能“天花板”的形成。

然而总产能“天花板”的形成,并不意味着电解铝的发展从此就“风平浪静”,恰恰相反,在总产能上限没有被突破的“平稳”中,部分产能却悄然间发生了“乾坤大挪移”。那些居于高电价区域或处于环境敏感区域的产能被关闭,关闭后的产能指标被置换到更具成本竞争力和环保压力更小的地方而得以新生。有两个地方成为电解铝产能置换指标最热门的承接之地,一个是云南,一个是广西。

云南省水电资源可开发装机容量约0.9亿千瓦,仅次于四川,居全国第二位。2018年,云南省水力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65%。水电铝不仅成本低,而且减排效果好,生产一吨水电铝,要比火电铝减少碳排放量10吨以上、减少粉尘量4吨以上。因此,云南的“水电铝”模式被认为是最符合绿色发展理念模式而受到资本的追捧。云南省准确地把握住了时机,集全省之力,对“水电铝精深加工”的集群化进行了战略布局,把更多“火烧铝”(煤电铝)变成“水煮铝”(水电铝),并营造出极具磁场般吸引力的投资及营商环境。比如加快基础设施及相关配套建设;比如设立相应的铝产业发展基金、为绿色水电铝产业发展提供支持和保障;比如积极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服务水平和能力,不是让企业碰到困难找政府而是让政府主动去企业发现困难、解决困难,比如云南省政府派发的大礼包——确保铝的新增生产线前五年电费每千瓦时不高于0.25元,第十年不高于0.3元,如此等等。未来两三年,随着中铝集团约420万吨产能、魏桥集团203万吨产能、神火集团90万吨产能和其亚集团70万吨产能的建设和投产,云南省水电铝产能将达到800万吨。

广西壮族自治区水电资源可开发装机容量为1420万千瓦,居全国第六位。云南有金沙江,广西有红水河,虽然水电资源总量比不上云南,但对于发展铝工业而言,广西比云南具有更多的优势条件。首先是铝土矿资源优势。广西已查明铝土矿总储量6.84 亿吨,占全国总量的24%,远景储量超过10 亿吨,特别是广西铝土矿品位高、埋藏浅、易开采,制取氧化铝成本低,这是国内其他铝土矿产地无可比拟的。而且广西南邻世界铝土矿储量排名第四、矿石品质更高的越南。因此,在广西发展铝工业,供应充足、高品位、低成本的铝土矿资源是最大的亮点。其次是市场优势。广西靠近华南铝的消费市场,运距短,铝产品可以采用成本最低的水运方式运往粤港澳大湾区。第三是出海优势。广西坐拥便捷的出海通道,防城港、钦州港、北海港等北部湾港口,是我国内陆腹地进入中东盟国家最便捷的出海通道。矿石资源和产品市场这一头一尾都具有优势,再加上居全国第六的水电资源优势,广西成为电解铝的投资热土是一种必然趋势。

“十三五”规划已到收官之年,“十四五”规划已开始编制。在“656号文”“127号文”两大政策的约束下,电解铝产能上限其实已经趋稳,新增产能只能通过指标置换才能实现。在成本压力和环保压力双重硬约束的大逻辑下,电解铝产能大转移不可避免,中国电解铝新的产能版图正在重构。

返回首页